欢迎访问四川农业大学统战工作网!
 
   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统战春秋 > 正文
西康民盟与张志和
发布日期:2012-12-17 15:51:51      复制链接  打印本页

 
第一节 统战策反在川康
 
       西康省民盟、荥经民盟的创始人首推张志和,所以必须从张志和说起。
       早在1937年10月,张志和将军接韩伯诚通知,由李一氓陪同去延安见毛泽东。张将军早在1927年经洪沛然(洪仿予)的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由李鸣珂同志与他联系,一直在国民革命军中从事地下活动。他们先到西安八路军办事处会见林伯渠,然后与一美国记者一道搭乘办事处汽车到达延安,住在外交部,分别拜见了各位首长之后,参观了各机关学校。其间,毛泽东送给他一本《江西反围剿战史》,他也送给毛泽东两本书,一本是他著的《现代战争论》,一本是他办的“辛垦书店”翻译出版的克劳塞维兹大将的《战争论》。
       一天夜里,毛泽东再次约见,他们吸烟喝酒,随和交谈。张志和向毛汇报了他从1927年入党以来的情况:在邛崃办团干校,在川军中培养党的军干,在重庆办《新社会日报》,在白色恐怖中办革命旅馆,江津起义暴动后被开除党籍,后出国考察,后又回国救亡……。当毛泽东听到上海辛恳书店的李凡夫就是他时,很高兴,马上去书架上取了书店出版的《研究与批判》各期,诚恳地作了评价和鼓励,就在这样亲密的氛围中谈了一个通宵。事后毛泽东又安排他与张闻天专谈了一次。10月10日在二、四方面军会师纪念大会和陕北公学开学典礼上,张志和都分别应邀讲话。
       张志和请求留在延安工作,但毛泽东认为他在四川上层军政界威望高,人事熟(张与刘文辉、邓锡侯是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二期同学。又与吴玉章、郭沫若、李一氓等川籍名人往来密切,并由他们介绍结识了李汉俊、董必武、邓演达、李立三、张太雷、张国焘以及苏联顾问鲍罗廷等人),要他仍回四川秘密做川康上层军政人员的工作,这样,效果和意义会更大一些。
       张志和背负这一使命回到四川,长期对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等川军将领开展工作。他忠实执行毛泽东临行前的指示:“第一步,不要做蒋介石的忠实走狗,不要与我们认真作对;第二步,使他们在国共战争中守中立;第三步,最好把他们拉到我们这边来,共同革命。”川军诸将领中张志和与刘文辉私交最深,而刘文辉所辖西康,又是战略要地,所以刘文辉就成了张志和最早、最主要争取的对象。
       1942年2月的一个夜晚,经张志和安排,刘文辉到重庆机房街民族资本家吴晋航公馆与周恩来亲切会见。十分投机的长谈后周恩来明确表示支持刘文辉反对蒋介石的控制,商定了今后的联系方式。7月下旬,周恩来指派王少春等三人赴雅安设立与延安直接联系的电台,每天深夜王少春都和延安联系、汇报、请示,抄录新华社电讯稿。明码电报抄与刘文辉,托他转送成都、重庆、昆明等地军政界朋友。
       中国民主同盟成立,刘文辉给予资助。1944年9月由张澜介绍,他与潘文华一起入盟。入盟后的刘文辉,用特殊身份支持川西民主运动。1944年冬到1945年春,中共南方局派张友渔来成都,又由张志和介绍与刘文辉联系。1948年4月和8月,民盟四川省支部两次派张松涛去香港,向民盟三中全会后的总部领导沈钧儒、章伯钧、周新民、李文宜、李相符等汇报四川的盟务活动。经民盟总部联系,又见到了中共南方局驻港负责的连贯和民革的李济深主席与朱蕴山。当时总部具体指示:回到四川要求民盟地下组织配合中共搞好地下活动,协助民革建立四川各地组织。张松涛先后带回李济深、朱蕴山等致杨杰、刘文辉、邓锡侯、张志和等人的密件和连贯嘱咐刘文辉保护好通讯联络的口信,以及民盟三中全会各项文件,并约定解放军东到宜昌,北到汉中,川康军人即行起义,从内策应,加速国民党反动派政权的灭亡。
       1949年4月下旬,应中共中央南方局之约请,刘文辉请民盟中央委员曾庶凡全权代表赴香港商谈起义;派参谋长与邓锡侯商量统一川康起义事项。8月,刘文辉向周恩来报告起义准备、请示行动。周恩来电告:“大军即将西指,积极准备,伺机配合,不宜过早招致不必要损失。”
       此时,中国的东南、中南、西北均已解放,刘、邓解放军进军西南,国民党数十万军队退到成都。中共中央分析,蒋介石、胡宗南、王陵基必定只有从西康夺路,再由云南入缅甸,或向西藏、印度逃窜。遂指示张志和:要川盟加紧策反工作,在四川、西康早作准备,予以阻击,不让残敌安全南逃。必要时,还可动员西康民间武装进入成都平原,协助起义部队和各地民众武装拖住蒋、胡、王的军队,以待刘、邓主力部队赶到歼灭之。
 
第二节 刘文辉的顾虑
 
       张志和接受任务后,考虑到要达到这一目的,必须尽快做好三件事:第一,消弭西康军民间的对立情绪;第二,使民众拥护支持刘文辉的军队;第三,使军民共同走上革命道路。之所以将“消弭西康军民间的对立情绪”放在首位,是因为刘文辉的大本营地盘内危机四伏,他所赖以生存的雅属地区,土豪势力大,袍哥组织强,民间武器多,而这股顽强的力量不仅与他有着深仇大恨,而且常常分庭抗礼。
       二十年代“二刘之战”(刘文辉、刘湘叔侄)后,刘文辉退守雅安、康定、西昌三属,财政一度窘困。于是从贩卖烟土发展到四十年代的“自力更生”大规模推广种植鸦片,获取暴利以充军资。后来,在社会舆论的强烈谴责和国民政府的压力下不得不执行铲烟,这一种、一铲,逼反了雅属的烟农和地方武装。1946年荥经县袍哥队伍总指挥朱世正率领“荥经人民义勇军”武装抗拒刘文辉保安大队的进剿,结果是刘文辉的三个大队六个中队一千多人枪,瞬息灰飞烟灭,保安司令张禄宾被活捉后就地枪决,并悬首示众。次年,朱世正进而纠集天全、芦山、宝兴等袍哥队伍5000多人向刘文辉地方政权发起大规模的武装攻击,一度攻陷天全、芦山紧逼雅安。造成当时有名的“雅属事件”。刘文辉虽然用尽文武手段加上公开检讨,平息了这一波及全省的事变,但并未根本消除军民间的对抗情绪。而眼下,朱世正又一次乘乱举事,串联了雅安、荥经、天全、宝兴、芦山各县武装力量,啸聚各地。朱世正被推为“五县联防总司令”,指挥各路武装与刘文辉对峙。这时的刘文辉经中共、川盟、民革多年教化,已经决定起义。但极其严峻的内忧外患形势使刘文辉举棋不定,一旦宣布起义,外患有胡宗南、王陵基几十万正规军马上就会兵临城下;内忧则有朱世正为首的袍哥势力可能随时趁火打劫,使他后院起火。
       此时川康革命的特殊形势提出的革命任务,就是帮助刘文辉解除这燃眉之急的内忧外患。外患,只有指望解放军来扫荡;内忧,则由民盟来排除。具体说,就是由民盟来化解刘、朱矛盾。而焦点则是转化朱世正,争取他走上“反蒋、联刘、拥共、迎接解放”的道路。
 
第三节 化解刘文辉的顾虑,促进联刘反蒋
 
       1948年春,成都地下党张万禄(党、盟交叉)向民盟西南总支部代主委张志和建议“要搞武装斗争以适应当前革命的需要”。同年秋,张志和与张松涛商议,在适当地区条件成熟时建立人民武装以加速国民党的崩溃。8月,国民党“战乱特别刑庭”传讯四川大学学生盟员赵锡骅。地下党总支副书记严楷全(开民)要求赵锡骅拒绝出庭,立即转移回家乡荥经,利用社会关系作掩护,开辟工作。张志和安排吴汉家负责与赵锡骅联系,同时批准在西康发展组织。11月,川盟主要负责人张志和、张松涛、吴汉家在成都槐树街39号兰绍谦家研究方略。张志和认为,刘文辉的顾忌在袍哥,矛盾集中在雅安,焦点人物是朱世正,于是提出把工作重点从成都及其近郊邛崃、大邑转移到西康雅安,集中力量作朱世正的工作。恰在此时,王陵基向张志和透露一个机密:说蒋介石即将来成都部署清剿大后方,已亲授密令,要他将张志和逮捕枪毙。于是张志和必须马上离蓉。张志和从容安排好诸事,偕刘文辉的参谋长杨家桢同车潜赴西康。到雅安后,赵锡骅来向他汇报,称朱世正与他自小有同窗之谊,两人私交甚笃,他可以出面争取朱世正入盟。张志和大喜,郑重安排赵锡骅去实施这一任务。
       朱世正,荥经宝子山(今天凤乡)人,国民党中央军校毕业,时年29岁,“荥、天、芦、宝”事件后,被刘文辉委任为国民党西康省保安司令部雅、荥、汉联防上校总队长。但朱、刘之间隔阂未除,互有戒心。时局急变,朱世正也正急于另谋出路。赵锡骅回到荥经,首先争取朱世正最尊敬的老师黄汝杰加入川盟,1949年春,黄汝杰入盟,赵、黄二人共同出面做朱世正的工作。在赵、黄的诱导下,朱世正认清了大势所趋,明白了只有“联刘、反蒋、拥共”才有出路。
1949年2月,赵锡骅专程从荥经赴蓉向省支部反映情况,然后由范朴斋、张志和、吴汉家、赵锡骅等人根据盟中央三中全会精神反复研究,决定吸收朱世正入盟。接着,在盟组织对朱世正做了许多工作后,朱世正与刘文辉的代军长刘元瑄终于在雅安见面,言归于好。(后来,在1949年9月,又通过陈仲光,由张志和来荥经亲邀朱世正赴雅安和刘文辉见面,共商起义大计,至此刘、朱才真正捐弃前嫌,握手言欢,使西康内部思想、步调统一起来)。
       朱世正入盟后不久,张志和致函朱世正,要他约集合该部首脑人物,由他前去讲话。朱世正同意,将时间定在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地点在朱世正家乡荥经县宝子山寨子里。那天到会的大小首领和贴心官兵400百余人,全都带着短枪、保镖。张志和向他们讲解了世界大形势,中国当前局势,说明民间武装应当从事民主革命,团结起来配合解放军消灭蒋、胡、王军队才有出路等问题。全体到会人员表示服从领导听从指挥。张志和还讲了《论游击战》和《人民的军队》,散发了油印教材。会后,张志和又找他们中间威望较高、势力较强的人物个别谈话,解答他们提出的各种问题。如此三天后,首领们才各自回去准备。张志和回到雅安,继续与刘文辉商讨如何进一步策反川康军队,以及如何改造24军和改善军民关系等问题。两人决定:刘文辉速返成都,负责领导策动邓锡侯、潘文华及川康军队、耆绅、地方人士、民众团体,解决反动军队;张志和则留在雅安,抓紧转化地方群众武装,巩固西康,相机配合解放军。
 
第四节 民盟西康省支部筹委会的筹备工作
 
       还在黄汝杰、朱世正入盟之前的1948年8月,赵锡骅就已经发展了赵锡鸾、秦朝钟、赵鸣和入盟,同时入盟的还有荥经自卫总队副总队长陈志霄。1949年4月,民盟四川省支部派杨汇川来荥经协助赵锡骅工作。6月,先后吸收了中小学教师朱仰东、吴家声、孙华榕、赵锡琮、朱淑恒入盟,组建了荥经第一个盟小组——赵锡鸾小组。其后,又先后组建了秦朝钟盟友会区分部,刘光烈学友会区分部,分别组织发展盟友会、学友会等外围团体。
       由于1947年后民盟被宣布为非法组织,成渝等地暴露了身份的盟员需要转移,而雅安有刘文辉的掩护支持,荥经有朱世正的庇护撑腰,于是外地党、团、盟组织成员或因组织派遣,或因迫害避难,纷纷来到雅安、荥经,以致当时雅安有“西康的香港”,荥经有“雅安的延安”、“西康民盟的摇篮”的美誉。当时,四川大学名教授经济系主任彭迪先紧急转移,被民盟四川省支部派来西康主持盟务,于4月下旬辗转到荥经。民盟四川省支部又增派组织委员张松涛来荥经加强指导盟务,组训盟务干部。张松涛又介绍“重大”盟员童梓平和“燕大”盟员张政弟来荥经工作。范炬明专程赴成都接来刚从重庆渣滓洞营救出狱的地下党员曾紫霞(小说《红岩》人物孙明霞的原型)。中共雅安工委派任康执(党、盟交叉)来荥经负责地下党支部工作,支持并参与民盟的地下工作。中共川西边委负责人李安澜来荥经指导工作,并派马锡录在荥经协助。
       通过范炬明、邓文质联络,又转移来几批民盟盟员、共产党员、民协会员,如沙勤生、刘光书、段维庸、吴纯刚等15人。这样,仅外地来荥经的领导、骨干分子(不少是党、团、盟交叉)就达28人。大批精干力量来到荥经,盟员迅速发展到一百余人。这些盟员经培训后有的被派往西昌、康定、雅安、汉源、天全、芦山等地开展盟务工作。当地进步人士纷纷要求加入民盟,要求成立基层组织,条件成熟后,成立盟的省一级组织被提到了议事日程。
 
第五节 民盟西康省支部筹备委员会的成立
 
       1949年8月,张志和以民盟西南总支部潘大逵主委的名义通知,成立“中国民主同盟西康省支部(省委员会)筹委会”。“省筹委会”于8月在西康省荥经县天宝乡(现天凤乡)朱氏宗祠正式成立。彭迪先为主任委员,张松涛任秘书长,赵锡骅任组织部长,黄汝杰任宣传部长,朱世正任军事行动委员会主任,李伯平任财务委员。工作人员有杨汇川(组织部秘书)、冯泽生(秘书干事)、杨正南(雅安地下党领导、宣传部主任干事),后增加罗西玲为文化委员会主任。
       朱世正于当月以雅六属联防总队长和“新康社”袍哥组织头领的名义(陈仲光是社长,朱世正是副社长)在峡口坝(天、芦、荥三县交界处)召开会议。曾在“雅属事件”中反刘的四十余大小头目,人枪千余到会。沙勤生等党、盟干部参加了这次会议。会上朱世正首先发言,着重说明张志和、陈仲光两人提出的“联刘拥共反蒋”的政治钢领很得民心、很符合当前实际。他说:过去我们反刘,是迫于自身的生存,今天联刘是大势所趋,因为刘文辉已向共产党靠拢,川、滇、黔的军事将领已纷纷准备起义。我们现在有地下党、地下民盟的支持帮助,也应向共产党靠拢才有出路。我们应该主动捐弃前嫌,与刘文辉携起手来,不要再互相仇杀、糜烂地方。要使我们的父老兄弟姐妹安居乐业,否则我们会成为千古罪人。从现在起,我们要团结一致,配合24军阻敌于川康之外,解除刘文辉起义的后顾之忧。大家听后一致表示:“听朱大哥的,跟朱大哥走。”后来,朱世正又护送蒋国基、刘光书、陈维珍(都是党、盟交叉)等同志去天、芦、宝开展工作。
       刘文辉得知此事,给朱世正送来机枪二十四挺,步枪二百支、子弹三万发,手榴弹一百五十箱。接着,盟省筹委先后在天宝乡朱氏宗祠和回子坝两次召集荥经地方武装力量的中、上层人士集会。这两次会议参加的盟员有彭迪先、赵锡骅、黄汝杰、杨汇川、朱世正;党、盟交叉的有沙勤生、段维镛、吴顺刚等。地方武装力量中,上层有杨三江、王华勋、袁富祥的代表柴国嘉、彭定魁、孙培先、熊大全、朱世礼、秦启明等。中秋节在朱祠宗祠聚会时,张志和亲临讲形势、讲出路,动员他们为人民出力,配合刘文辉阻止蒋军窜入西康。通过几次聚会,反刘地方武装已基本转化为联刘、反蒋、拥共的立场,成为民盟西康省筹委能掌握的力量了。


CopyRight 2011--2013 四川农业大学党委宣传统战部 Tel:(0835)2882238
统战工作办公室 Tel:(0835)2882224 E-mail:zhangshicheng1118@126.com